黄河岛之仙岛龙腾图

古时候在海边山里住着一对新婚夫妇,丈夫叫黄生,妻子叫绣姑。黄生的父亲去世时留给他们三亩租田,一间破草房。夫妻俩披星戴月的耕种着这块田,希望多打点粮食,可麦子棒子刚熟,地主就来收租,剩下的粮食就连维持夫妻俩一年的生计都不够了。黄生和绣姑只好去山里挖野菜吃,艰苦过活。

冬天来了连野菜都寻不到了,夫妻俩的日子更加艰辛。大年三十晚上,地主家摆满鸡鸭鱼肉,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,黄生家里却揭不开锅,只剩下一个棒子面窝头了,夫妻俩你推我,我让你,谁都不肯吃。

这时候,外面飘起了鹅毛大雪,北风怒吼着,雪花漫天飞舞。风雪里来了个求乞的老婆婆,她满头白发,衣衫褴褛,拄着一根破旧的拐杖,颤颤巍巍艰难的走着,边走边喊:“北风天哪,白雪地呦!善心的人呀,可怜可怜我老太婆吧!”那悲戚沙哑的声音传进了破草房,夫妻俩听得清清楚楚,两人急忙开门出去,把这陌生的老婆婆扶进屋,为老人弹去身上的雪花。绣姑去端了碗热水,把刚才推来让去的窝头拿给老人吃。

老婆婆在他们家住了一宿。雪后初霁,老婆婆起身告别。临走时老婆婆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绫和一大团各色的丝线送给了绣姑,说:“姑娘,用你灵巧的手把这块白绫绣起来吧,幸福注定是给勤劳而善良的人们的。”绣姑接过来,看到白绫上淡淡的描着一条腾飞的玉龙,那玉龙的周围似一座仙岛,美得如梦如幻。

于是绣姑起早贪黑的绣着这白绫,她用蓝色的丝线绣龙头,黑色的丝线绣龙眼,金色的丝线绣龙冠。绣呀绣呀,绣花针刺破了手指,鲜血染在白绫上,她就在上面绣起火红的太阳和朵朵云彩。她从立春绣到立夏,终于把仙岛龙腾图绣好了。

这幅仙岛龙腾图真美呀,那玉龙仰着头,朝着天上火红的太阳,栩栩如生,仙岛景色绮丽,云霞翠轩,芳草菲菲,姹紫嫣红,莺歌燕舞,烟波画船,别有洞天。夫妻俩把它挂在屋子里,越看越高兴,越看越喜爱。晚上夫妻俩在炕上对着仙岛龙腾图甜蜜的睡着了。

两人都做了一个相同的梦,梦见图上的龙活了,从图上飞了下来,来到他们跟前,绕着他们盘桓两圈停下,他们爬上了龙背,玉龙一飞冲天,托着夫妻俩来到了那座美丽的仙岛。玉龙把他们放在一座漂亮的房子前,告诉他们那就是他们的新家。转身玉龙再次飞起,在岛的上空飞了一圈,化为了一条如玉龙般清秀的湖,鸳鸯在湖面嬉戏,鱼儿跃出湖面。

夫妻俩早上醒来刚想说那神奇的梦,却惊奇的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屋里,夫妻俩赶忙起身出门,这正是他们梦里见到的那座房子。只见岛上霞光万里,杨柳萋萋,芦花点点,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草木青翠,婉转莺鸣,碧波如镜,曲径通幽,处处透着灵性,夫妻俩看得目瞪口呆。再向远方望去,便见那条玉龙化作的青湖,于是他们叫那条湖为龙湖。没有了地主的压榨,夫妻俩耕作捕鱼,日子过的轻松惬意,第二年添了个男婴,一家人在岛上过着幸福的生活。那座岛在黄河三角洲,被后人称为黄河岛。

黄河岛作为黄河三角洲的奇芭,安然静默于渤海湾畔,在绵延的海岸线上悄无声息,默默无闻,经过千年风雨的洗礼,容颜依然年轻而美丽,胸怀依然壮阔而博大,辛勤的哺育着岛上的万千生灵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,加上那些神秘的传说,黄河岛的深邃悠远、广阔厚重和婉约柔美皆收入世人之眼,让世人在缅怀的回味中体会黄河岛的情怀,在灵性的跳跃中守望黄河岛的圣洁和豁达。

徜徉在她美丽的传说里,找寻黄河之源的祥瑞与神奇。站在那千百年堆积的滩涂上,遥望,历史尽收眼底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