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河岛与《打渔杀家》戏剧

滔滔黄河,绕河套,撞龙门,过潼关,穿山越岭跨平原,奔流入海不复回。黄河岛在黄河入海口,默默守望着黄河东流入海,一泻汪洋。黄河岛如一曲跌宕起伏的旋律,抒吟着当地民众的酸甜苦辣,悲欢离合;黄河岛如一部史书,用豪迈不羁的文笔记录了岁月沧桑,世道轮回。黄河岛从雄浑的历史积淀中缓步而来,为我们带来悠远的印记和那耳熟能详的故事。

秦口河东岸与套尔河之间有个古老的渔村,早先曾是渤海湾畔一处闻名的码头,即今天的黄河岛。

据史料记载,渔村早先紧靠朝廷官办的永利盐场,水陆交通便利,有店铺、客栈,渔民、盐工、盐贩聚集于此,一些绿林人物或充发盐场的“配军”也常在这里会友。据说,梁山群雄聚义失败后,阮小七曾化名萧恩,隐居在此靠打渔谋生。“水浒戏”《打渔杀家》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,在当地广为流传,老少皆知。

征讨方腊时阮小七得以生还,他不愿做官,化名“萧恩”,与女儿桂英隐居在这个渔村打渔度日。桂英许与花逢春,花家以一颗叫做“庆顶珠”的珍珠为聘礼(“打渔杀家”戏剧中未展示该情节)。阮氏父女后因不堪土豪丁自燮欺压,到官府告状,反遭贪官吕子秋的毒打。萧恩气愤难忍,便以献“庆顶珠”赔罪为名,与女儿同往丁府,杀了丁自燮一家,远走他乡(剧情一般到“杀家”终止)。后被官兵追杀,萧恩自刎,萧桂英流落江湖,在卖武时与未婚夫花逢春相聚。剧中的水浒人物还有萧恩的旧交混江龙李俊和新知卷毛虎倪荣。

有人说《打渔杀家》发生在江苏太湖,也有的说在邳州的官湖一带。但1938年《国乐唱片》中,萧桂英的第一句唱词是:“白浪滔滔海水发”;接着萧恩唱道:“父女打渔在河下,家贫哪怕人笑咱,桂英儿掌舟舵父把网撒。”然江苏太湖或邳州官湖都是淡水湖,怎会有“白浪滔滔海水发”的场景发生。由此推断,萧恩打渔的地点位于有潮汐出现的海口地域。黄河岛位于秦口河沿岸,秦口河每天两次潮涨潮落,鱼类资源极其丰富。阮小七是渔民出身,他隐居此处捕鱼为生,可谓理想去处。

萧恩父女隐居的秦口河畔,处在后期水浒人物活动范围的中部。黄河岛南临秦代遗迹秦台和东汉古城光武城,周围是永利盐场,渔盐业兴盛,芦荡连绵,人口密集,水陆交通便利,加之又位于宋辽的边境地带,朝廷对这一带的控制相对薄弱,是绿林英豪隐居避难的理想场所。但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,也滋生了一些土豪劣绅,盘剥鱼肉百姓,常常激起百姓的反抗,丁自燮全家被萧恩杀掉,就是其中一例。

阮小七隐姓埋名来此隐居,还与周围的地理环境有关。黄河岛所在的秦口河两岸,是宋代朝廷的官办永利盐场。据《宋金元时期山东盐业的生产与开发》(王赛时著)表明:“北宋时的无棣县境内已经开设盐场,称为永利场。”“沾化县久山村出土过一方石碑,上面刻有‘政和三年,永利场酒家石九思等人凑钱修塔’字样,证明永利盐场开启于北宋时代。”黄河岛位于永利盐场北部海运交通要地,绿林好汉及各路强人在此出没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黄河岛以谦逊的姿态一路走来,却演绎着传奇,留下了众多英雄好汉的足迹,那家喻户晓的戏剧让这片土地多了一份悲壮的气息。黄河岛,清新秀美的外表下,却有一颗坚毅的心,让我们不得不感叹并臣服于此。历史的舞台,悲剧喜剧轮回上演,不舍昼夜。那沉淀的往昔,是黄河岛厚重的记忆,无言的静候远道而来的知音,一起沐浴海风,看那潮起潮落,为今天的美好祥瑞而深深祈福。